13歲改行15歲國青奪冠,戰廣東砍20分,四川隊淘到寶

2019-11-21 06:54:32 來源: 網易體育
0

11月14日晚,四川成都,CBA常規賽第五輪,首節比賽還剩3分16秒,“辮子哥”福特森上籃不中,易建聯碰了一下球,但是沒有拿穩,袁振梁從易建聯身后搶到籃板,回頭望月打板命中,同時還造成易建聯犯規。

13歲改行15歲擊敗八村塁國青奪冠,處子賽季阿聯頭上砍20,他原本是乒乓球選手

易建聯將球往地上一砸,顯得有些懊惱,“(那個2+1)沒有什么特別的,我只是下意識做出了進攻動作,沒想到防守人是易建聯。”在談到面對中國籃壇一哥打成2+1時,袁振梁說,“如果當時想是他防守,可能就會很猶豫。”

可即便一開始就打易建聯2+1成功,袁振梁也不會想到能在與“九冠王”的比賽中砍下生涯新高的20分,一戰成名。

13歲身高1.92米,乒乓球少年被同學強拉到籃球場

袁振梁,出生于1998年,身高2.08米,身強體壯,是一好的內線胚子,但出生合肥廬江一農村家庭的他,家里人都不是從事體育相關工作的,要說袁振梁為什么長這么高,可能跟他的母親有關系。袁振梁的父親只有1.72米,但是母親卻有1.74米,這樣的身高在女性中已算是很拔尖了,袁振梁想必是遺傳了母親的基因。

即使母親身高較高,但家里人認為袁振梁最后能長到1.9米左右就算不錯了,也正是因為如此,袁振梁從小并沒有去打籃球,而是打乒乓球,而打乒乓純粹是為了玩兒,至于后來轉型打籃球,也是抱著無所謂的態度。

13歲升高達1.92米
13歲升高達1.92米

“小的時候真的沒什么可玩的了,小學就打打乒乓球。到了初中的時候,身體長高了,同學就叫我去打籃球了。當時我也是無所謂,我就去了。抱著一個玩的心態,后來我覺得自己搶籃板很有優勢,慢慢喜歡上打籃球了。”袁振梁回憶。

隨著年齡的增長,袁振梁越長越高,13歲已經長到了1.92米,那時候他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個伯樂——一位體校教練,這位教練后來推薦袁振梁去深圳體校打了一年,再后來袁振梁在打全國U13的比賽時被名宿馬躍南看中。馬躍南在南部和八一都打過球,退役后在國字號球隊執教多年,還執教過陜西、四川和上海等CBA球隊。

馬躍南在做通了袁振梁家人的思想工作后,便將袁振梁帶到了南京部隊,袁振梁又在那里練了兩年。

隨國青奪冠后哭了

在南部,袁振梁練就了扎實的內線技術,身體也愈發強壯,在打全國U15青年聯賽時,袁振梁得到了時任國少隊主教練柳繼增的青睞,被招入國少隊,并參加了2013年在伊朗首都德黑蘭舉行的U16亞青賽。

2013年國青奪冠
2013年國青奪冠

那屆國青隊除了袁振梁而外,還有如今馳騁在CBA賽場上的吳俁成(江蘇)、徐銘智(福建)、劉春慶(山西)等,而胡金秋、趙巖昊、付豪、沈梓捷幾人更是早就打出了名堂,曾入選國家隊。

為了備戰那屆亞青賽,中國隊上下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我們練了一年半的時間,而且我們訓練都非常累啊,看那些韓國、日本還有菲律賓的國青隊比賽視頻。我記得做了很多針對性的部署。”袁振梁說。

曾率隊擊敗八村塁領銜的日本國青
曾率隊擊敗八村塁領銜的日本國青

在那屆亞青賽上,中國隊一路過關斬將奪得冠軍,尤其擊敗了伊朗、日本和菲律賓等實力不俗的對手,半決賽對日本,袁振梁上場16分鐘,6投5中高效貢獻12分,幫助中國隊99-78大勝對手晉級決賽。在那屆日本隊中,擁有后來被奇才隊選中的混血前鋒八村塁。

奪冠后袁振梁和不少隊友都哭了。“那時候全隊都特別開心,可能那時候不止我,我們好幾個都很激動,都留下眼淚。決賽打的是菲律賓,我記得。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當時真的不容易。”袁振梁對奪冠后的場景記憶猶新。

2013年馬尼拉慘案
2013年中國男籃遭馬尼拉慘案

2013年對于中國籃球來說是非常特殊的一年,中國男籃在馬尼拉亞錦賽小組賽連負韓國和伊朗,半決賽又被中國臺北隊逆轉,最終僅名列第五,舉國上下萬馬齊喑。所以在那樣低沉得有些壓抑的氛圍中,國青小伙子們能夠奪得亞青賽冠軍,讓人仿佛看到了一縷陽光從烏云中灑了下來。

成榜眼秀卻重傷休戰一年

隨國青隊奪冠后,袁振梁一度有希望加盟八一隊,他的檔案都已經調到八一那邊了,但是因為南部隊的領導認為,袁振梁是球隊唯一的好苗子,他要一走球隊就沒人了,于是袁振梁未能加入八一隊,而是代表南部開始參加NBL聯賽。

2018年選秀榜眼
2018年選秀榜眼

作為部隊球隊,南部和八一隊一樣沒有請外援,所以袁振梁的個人數據還算不錯,但是球隊的戰績卻不佳。在軍改的大背景下,南部不久后便解散,擺在袁振梁的面前有兩條路,一條是去八一隊,另一條則是參加CBA選秀。

當時的八一隊已經有了付豪、許鐘豪等優秀內線,所以經過慎重考慮,袁振梁還是決定通過選秀大會到別的CBA球隊施展自己的才華。當時除了后來用榜眼簽摘下袁振梁的四川隊外,浙江隊也曾力邀他加盟。

“劉維偉(浙江主帥)指導問我想不想來,要不來試訓一下。”袁振梁說,不過一來四川隊在奪得聯賽冠軍后便開始實行本土化,大批老隊員離隊,將機會留給年輕人,二來川軍的簽位比較高,所以最終袁振梁來到了四川。

的確如袁振梁判斷的那樣,四川隊很缺內線,在摘得袁振梁之后,便安排他先代表四川參加U21聯賽,適應一段時間后就準備在2018-19賽季的CBA聯賽中登場。可不成想,袁振梁卻在青年聯賽與北京隊的比賽中十字韌帶撕裂,聯賽還沒打就徹底報銷,開始了漫長的恢復過程。

13歲改行15歲擊敗八村塁國青奪冠,處子賽季阿聯頭上砍20,他原本是乒乓球選手

“受傷之后我也沒意識到那傷病那么嚴重,以為是一個小的傷病。可醫生說要做手術,移植新的韌帶,植入那種釘子,我才知道這是個大的手術(十字韌帶撕裂)。”袁振梁說,“我是去年8月份受的傷,膝蓋腫起來,10月份做的手術。直到今年7月,我才進行急停、急轉的運動,真正在場上有對抗的是在今年8月份。”

時隔一年多的時間,袁振梁終于復出,除了他自身的努力外,還跟俱樂部的關心密不可分。據袁振梁介紹,受傷之后,四川隊第一時間在成都找了很多專家問診,然后又單獨讓領隊送他到北京三院檢查。“包括去成都體院那段時間,俱樂部花了十多萬,后來又幫聯系北京的康復中心,反正我一場球沒打,俱樂部前前后后為我花了幾十萬吧,對我真的是很好。而且今年剛開始,俱樂部的意思也不是讓我著急復出,跟我說千萬不能二次受傷。”袁振梁很感激四川隊。

對廣東一戰成名前路仍漫漫

養傷期間,袁振梁看著與自己同屆的新秀姜宇星、劉帥等有好的表現,心里很不是滋味,要知道袁振梁當初和他們在NBL經常交手,能力不比他們差,“上賽季每場比賽主場我都去看,很多時候我們隊都是第三節領先,就是到第四節的時候,一般都是上一個小外援,上他的時候,內線都比較吃虧,這也導致了我們很多時候在第四節被逆轉,當時想想心里還是挺不爽的。因為我們隊里當時的內線歲數比較大,東哥(陳曉東)、鼎哥(曾文鼎),而且他們都不是純內線,都是四號位。”袁振梁說。

13歲改行15歲擊敗八村塁國青奪冠,處子賽季阿聯頭上砍20,他原本是乒乓球選手

不過現在袁振梁總算是完成了CBA處子秀,對同曦隊得到10分4籃板,隨后又在與衛冕冠軍廣東隊的比賽中砍下生涯最高的20分,另外5個籃板也是生涯最高。除了首節搶到前場籃板強打易建聯2+1外,該節走秒階段,袁振梁低位靠打易建聯,左晃右晃,最后選擇左手勾射,皮球空心命中!后來袁振梁還用這一招在老將蘇偉面前得手,展示了出色的腳步技術和扎實的基本功。

勾手打易建聯
勾手打易建聯

勾手打蘇偉
勾手打蘇偉

打蘇偉2+1
打蘇偉2+1

但是袁振梁很清楚,這僅僅只是一場比賽而已,聯賽還很漫長,他未來的路也很長,“我覺得說這場比賽算不上一戰成名,我第一年打聯賽,打廣東,又是打易建聯,并不是說我擁有絕對實力,如果我每次打易建聯都能有這樣的表現,那就證明我有這樣的能力,但是這種東西很不好說,只能說是一個好的開始。”

“我父母也跟我交流過,我還是比較客觀地看這個,那場球確實發揮得也可以,當然有一些運氣在里面,我覺得還是比較平靜地看吧。”袁振梁說。

除了發揮不穩定,傷病所帶來的陰影也是袁振梁比較低調的原因,“我以前的靈活性就不是這么好,十字韌帶受傷之后,醫生跟我講,你下肢的本體感覺有一個退化,橫向移動會很慢。醫生說,你回歸球場只需要一年休養,但你真正走出這個傷病,就是不影響你任何的速度爆發力敏捷力,就需要兩年時間才能徹底走出這個影響。”袁振梁說。

13歲改行15歲擊敗八村塁國青奪冠,處子賽季阿聯頭上砍20,他原本是乒乓球選手

四川隊主教練尹逵雖然不愛表揚人,怕年輕球員會飄,但對袁振梁經常給予鼓勵,“教練鼓勵我比較多,因為他作為運動員的時候,也受過大傷,所以他很清楚這種傷對我生理和心理上的傷害有多大。他也鼓勵我要放開一點,大膽一點。”

袁振梁表示,自己的偶像是鄧肯和本-華萊士,希望將來成為他們那樣的球員,“因為他們倆比較堅韌,能夠帶動隊友。”

13歲改行15歲擊敗八村塁國青奪冠,處子賽季阿聯頭上砍20,他原本是乒乓球選手

與廣東一戰之后,袁振梁接下來幾場比賽再度回歸沉寂,不過他并不沮喪,“聯賽有46輪,我要更加注重看下一場比賽。上場先做好防守吧,一場一場地打。”一年的養傷,讓袁振梁的心態更加平穩,也讓他在面對困難時能更加堅韌,就像偶像鄧肯和大本那樣。

采訪/喬元雷

王鴻宇 本文來源:網易體育 作者:魯泗 責任編輯:王鴻宇_NB12517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gav成人网_久久re热这里只是精品_强奸乱伦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