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首頁 > 體育頻道 > 中國足球 > 正文

對話范志毅:別斷章取義了 我是真為中國足球著急!

2019-12-06 10:06:50 來源: 當事人 舉報
0
分享到:
T + -

網易體育12月6日報道:

2019第八屆甲A明星足球聯賽正在廣東肇慶舉行,作為發起人之一的范志毅盡管手骨折了,依然參加了本次比賽,而且上場取得了進球。

范志毅希望通過自身的行為,去給現在年輕的球員傳遞出一種信息,那就是站在球場上必須力拼到底,那是過去一代中國足球人的精神所在,甲A明星賽的一種意義就在于這樣的傳承。

范志毅:里皮辭職不負責任 中國足球還是得靠中國人

范志毅:歸化?我們那時不可能 對中國球員該是激勵  

范志毅:恒大一直拿冠軍對中超不是好事 上港缺實力  
對話范志毅:別斷章取義了 我是真為中國足球著急!

范志毅是中國足球非常受關注的前國腳,他的每一句言行都會受到媒體的大肆關注。其中最為傳播廣泛的莫過于被外界標上“神預言”標簽的一段話:

再這樣下去,我們中國足球就要輸越南,泰國了……結果一語成讖。

范志毅:預測國足輸泰國越南沒信口開河 是專業觀察

范志毅對于這樣的做法,感覺到非常氣憤和無奈,他直接說:“你們媒體啊,真的害死人了。”

范將軍解釋說,那段話他已經解釋了很多次了,但從來沒有媒體把他的解釋拿出來,外界都是斷章取義,“你們把一個中國足球功勛的話,拿來諷刺中國足球,你覺得適合么?”

范志毅說他當時到東南亞切實看到了泰國和越南的足球發展,知道他們未來將會有很大的進步,所以真的為中國足球著急才說出那段話,“現在你們每隔一段時間就說讓我進國家隊什么的,人家領導就說了,你都這樣說國家隊了,還進來干嘛呢?你說你們的報道是不是害死人了?我說的話是你們的意思么?”范志毅說他都懶得理會這些報道了。

除了“神預言”之外,范志毅被媒體廣泛傳播的還有他為女兒擇偶的標準“必須在上海買房子”。

范志毅:中國足球功勛的話拿來諷刺中國足球?我被害死了

作為父親的范志毅對此也是哭笑不得,“作為一個父親,希望女兒未來的生活過好一點有什么問題?而且他當時的意思是不管房子大小,希望是能夠買得起房子,一起有一個家,不管對于男方還是女方都是希望這樣的嘛,沒有家的話就會一直漂泊的。”

至于國家隊目前的情況,首先范志毅主動提到了里皮的辭職,他毫不諱言的說作為世界名帥這樣毫無征兆的情況下莫名其妙的辭職,對于中國足球、對于中國國家隊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至于中國足協要怎樣選帥,他認為能夠給中國教練一個機會也是不錯的選擇,也支持中國足協給更多的機會和平臺中國教練,“中國足球最終還是得靠中國人自己來負責”。

范志毅:中國足球功勛的話拿來諷刺中國足球?我被害死了

國家隊中最大的政策莫過于歸化球員,作為中國足球一代功勛球員,范志毅直接說:“在我們那個年代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永遠都不會發生。”可見其實范志毅對于這個是反感的,他也表示希望歸化能夠對現在的中國球員是一種刺激,為什么作為中國球員要在國家隊與外援爭位置?他希望中國球員能夠發憤圖強。

至于中國國家隊的實力定位,范志毅也是直接認為現在外界對于中國隊的定位都是錯的,“現在一打比賽,中國隊感覺沒踢就已經贏了似的,這樣的輿論誤導非常錯誤的。踢亞洲杯,大家都認為中國隊是強隊,是爭冠球隊。踢世界杯外圍賽,就認為中國隊必須進世界杯?憑什么啊?你中國隊拿過亞洲杯了?一次都沒有啊。我都不知道中國隊怎么都成大家眼里的強隊了?”范志毅希望所有人都調整心態,承認和看清中國隊的實力。

【網易體育采訪實錄】

網易體育:連續參加這么多屆老甲A了,覺得自己的競技狀態如何?

范志毅:隨著年齡的增長,競技狀態肯定是在一直退化的。老甲A已經搞了8屆,自己也已經50多歲了,這個比賽為什么會一直搞下去?因為要一直傳承下去,就是希望通過這個平臺大家聚起來,足球最終都是一批朋友一批兄弟,走到東南西北每個省市都有那么幾個兄弟。

范志毅:中國足球功勛的話拿來諷刺中國足球?我被害死了

網易體育:我看到你手好像受傷了,但你昨天還是上場了,而且打進一球,老甲A就要傳承這種精神給現在的球員?

范志毅:手的確是受傷了,但踢球不用手嘛。其實老甲A比賽到今年已經第八屆了,每到一個地方都夠喚起球迷的一種回憶。球迷也清楚知道我們的競技水平現在不行了,但他們只是希望看到我們的身影而已,這就是比賽的意義,就是一種傳承。特別是我是賽事發起人之一,更需要有這樣的表率了。

其實我們那一代的球員對足球是非常認真的,只要站在球場上,我們就必須要贏球,就必須要去計較。我們也不是說非得告訴現在的球員要怎樣,我們也不能對他們太苛刻,畢竟他們也是不容易,但我們也希望他們看到老甲A比賽傳遞出來的這些信息,他們會明白的。

范志毅:中國足球功勛的話拿來諷刺中國足球?我被害死了

網易體育:說完老甲A,我們聊一下中超吧。今年依然是上港和恒大的對抗,作為上海的足球前輩,請你先談下對上港和申花兩支球隊的看法吧。

范志毅:其實我現在關注的重點并不是中超了,但有時間也會去看,當然上港和申花我是比較了解的。總體來說,兩支球隊都是欠缺一些爭冠的實力的。上港目前更依賴外援,中方球員實力不能起到關鍵性作用。就拿恒大主場與上港的比賽看,塔利斯卡、保利尼奧和其他球員的作用,就比胡爾克、阿瑙托維奇和奧斯卡的作用大,當然這個也看臨場發揮,顯然恒大發揮得更好。至于上港足協杯贏過恒大,但足協杯和聯賽沒有可比性。至于申花,他們顯然不具備爭冠的實力了,但是他們有一個優點,就是“申花”這個名字20多年沒離開過,一直都在。

網易體育:恒大去年丟了冠軍,今年再次拿回冠軍,你覺得恒大會持續強勢下去么?

范志毅:現在已經是受到了挑戰了,中間恒大丟了冠軍之后球隊也產生了變化。當然恒大能夠拿8個冠軍是的確有底蘊的,但我覺得中超還是需要有競爭的,恒大如果一直拿冠軍也不是好事。

范志毅:中國足球功勛的話拿來諷刺中國足球?我被害死了

網易體育:武磊留洋一年多了,你作為他的前輩,是否覺得武磊提高了很多?

范志毅:首先我覺得他是非常困難,到了新的環境,需要適應新的戰術打法,生活,訓練,比賽,體系,都需要盡快適應,總體來說已經非常不錯了。武磊的特點大家都清楚,就是前場有靈性,跑位穿插很多,但就是欠缺身體。通過比賽來看,我們也看出他已經勝任西甲了,就是通過自己的特點發揮去適應比賽,當然他現在自信心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網易體育:足協最近出臺了限薪令你怎么看呢?有說法說這是一種鼓勵留洋的信息?

范志毅:怎么說呢,這樣的舉措,也是體現一種態度。就是通過一些手段,希望球員通過自身的努力,在平時訓練和比賽中體現自身的價值,這是一種正確的價值體現。而不是俱樂部之間的互相攀比,導致球員出現市場上的虛擬價值。比如說俱樂部今天我買范志毅,明天買彭偉國,后天買誰誰誰那樣,不斷把球員的身價往上推。我覺得限薪令是傳遞了一種信息出來,這是非常正確的方法。

當然限薪令的推行肯定會遇到一些困難的,畢竟目前球員都是有合同在身的,我們也不能直接行政干預。但話說回來,其實球員是青春飯,多賺一些錢也是很正常的,他們也承受著非常大壓力,也需要養家活兒。但你要知道足球是世界上第一運動,而中國的足球市場是有多大啊?只是現在很多人心里覺得球員的收入和成績不符合而已。我也了解過在日本,很多優秀的球員能力很突出的球員也就120萬年薪,你覺得低你可以不簽這個合同,所以很多人去歐洲賺這個錢。當然不能簡單的和日本這樣比較,就是剛才說的中國足球的市場是怎樣的。總體來說這是正確的,就是傳遞一種信息,讓球員的自身價值體現更合理化。

范志毅:中國足球功勛的話拿來諷刺中國足球?我被害死了

網易體育:一種聲音是,現在我們的球員動則就是5-600萬,甚至一兩千萬的稅后年薪,太恐怖了,甚至讓他們失去了最初對足球最純粹的東西。

范志毅:拿1-2千萬的應該也不多吧,你不能拿個別的來說這個問題,我了解的是一兩千萬的在每家俱樂部也就1-2個,除非在恒大會多點吧。

網易體育:李鐵帶的國家選拔隊下周就要踢東亞杯,你怎么看待這種選拔隊和國家隊的雙隊模式?

范志毅:日本韓國其實也有這樣的政策吧,比如很多杯賽都是由國內效力的球員去踢的,教練有時候也直接派國內的教練。李鐵的選拔隊其實就是為了國家隊服務,是40強賽的球員的補充,當他們需要的時候就可以直接從這選拔隊補充到40強賽的陣容。其實李鐵和李霄鵬他們帶隊的話也都不錯。

網易體育:里皮走了之后,主教練還沒定下來。你更傾向洋帥還是土帥呢?

范志毅:洋帥和土帥都各自有好有壞吧。本土教練首先溝通就沒有問題嘛,有些翻譯我都擔心呢,是否能夠把教練的意思準確傳遞。另外我想提到的是,里皮作為世界頂級教練,他為什么兩次出現這樣的事情?個中的原因我不清楚,我和大家都是局外人,也不知道球隊內部發生了什么事情。但你作為這樣大牌的教練,帶了那么長時間的隊伍,是應該有感情的。在中國隊最困難的時候,作為主教練就應該和球隊在一起,應該體現出一種態度來,如果球員沒達到要求,那就好好總結好好訓練。

范志毅:中國足球功勛的話拿來諷刺中國足球?我被害死了

但現在我們看到的是他在發布會上直接辭職走人,在沒有任何征兆的前提下離開,我覺得里皮這是一種不負責的表現。包括他第一次也是干完直接不干了走了,后來回來了,現在又離開,我們局外人不知道具體情況,但我想說的是我們國內教練李霄鵬和李鐵他們其實帶隊也不錯的,我認為足協的決定挺好的,我支持足協的決定,希望能夠給本土教練更多的平臺和機會,中國足球還是得靠我們自己中國人。

網易體育:就是說范指導你也是認為應該給中國教練更多的機會和平臺?

范志毅:對的,我就覺得在各級國字號球隊都多讓國內教練去參與,不一定是主教練,可以是領隊,助教,甚至是技術分析都沒問題。

網易體育:現在國家隊中一個很大的變化是有了歸化球員,你怎么看到現在國家隊靠“外援”去比賽的事實,你作為前國腳會不會覺得非常傷心?

范志毅:應該也有吧,但這些不是我這代人去考慮的問題,應該是現在那批球員去考慮的,他們應該想想為什么有外援在國家隊和自己爭位置。這些事情在我們那個時代是不可能發生的。現在的球員是不是應該對此更加發奮圖強?這應該是對他們的一種激勵,要告訴大家中國球員是不差的,我們也有能夠做好的時候。

網易體育:歸化球員,是否也從另外一個側面體現了我們的中國球員本身的實力不足以支撐我們沖擊世界杯的目標呢?

范志毅:其實現在我們對國家隊實力的定位就是錯誤的,包括你們媒體。現在每次亞洲杯和世界杯預賽,從媒體上傳遞的信息就是中國隊是亞洲杯爭冠的球隊,世界杯就必須要打進去之類的。你中國隊連亞洲杯冠軍都沒拿過,你憑什么成為奪冠熱門啊?就拿之前那場敘利亞比賽說,媒體就不斷說敘利亞球員受傷,他們表現狀態差,左看右看中國隊都是比他們強很多的,似乎沒踢我們就已經贏了?結果呢?結果是人家根本沒有受傷,球員都在那里,當然他們也不是踢得很好,但我們還是輸了。

那1夜范志毅哭的像個孩子,2萬1瓶壕酒狂開30瓶,但他只喝了1杯…

我們實力不行就是不行,當你不具備實力的時候,你就得承認這個事實,方方面面都需要去調整心態。02年我們為什么可以進世界杯?第一就是有忠實的球迷,第二有良好的媒體環境,第三有一批團結的隊員,第四有一個有經驗的教練,第五有一個很好服務團隊的職能部門,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有國家作為后盾。

網易體育:最近一段時間26年第一次沒進亞青賽決賽周,國足,國奧,國青,都輸泰國,越南這些球隊,每次國足輸球后,您的那段預言采訪都會被翻出來,就是您說的“再這樣下去我們要輸越南要輸泰國了……”您當時為什么那么說?

范志毅:我真的感謝你們媒體了,你們真的是害死人啊。你把以前的東西總是翻出來當笑話來用,首先這是一種錯誤的引導啊,你不能把一個中國足球的功勛球員當作諷刺中國足球的工具,這樣你們就是缺少傳承了。

網易體育:那就是說你對這樣的報道非常反感了?

范志毅:當然,非常的反感。當時我為什么說那句話?我已經解釋了很多次了,但是你們媒體就不報道我的解釋,都是斷章取義的用那段話來諷刺中國足球。

我現在再解釋一次吧,我說那段話是有原因的,08年國家隊踢亞洲杯外圍賽去了越南,我到越南是是看到了他們的足球情況的。98年國家隊踢亞運會在泰國,我也看到了泰國整個國家的足球舉措的。人家在做什么,我看得一清二楚啊。比如越南在河內有很多國家打造的足球基地,他們把特魯西埃也請過去了,找了很多葡萄牙的教練培養年輕球員,足球是離不開一種發展規律的。我是看到這些情況后,當時說出了這些告誡的話,現在你也可以看看,是不是事實就是這樣?別人越南已經在U23拿到了亞軍了,現在國家隊的球員就是那一批球員,他們在40強賽目前排名小組第一。

范志毅:中國足球功勛的話拿來諷刺中國足球?我被害死了

我當時心里是真的著急啊,這些話是不能亂說的,亂說不是胡說八道么?但現在每次媒體就搞一個什么預言啊之類的,拿我那段話出來嘩眾取寵,真的是害死人啊。現在又三天兩天都呼吁我去國家隊,但領導說你都這樣說中國足球了,怎么還能要你啊?你們說是不是害死人啊?我并沒有諷刺中國足球,我當時是看到了泰國和越南的情況,作為一名中國足球從業人員真的非常著急。

范志毅:中國足球功勛的話拿來諷刺中國足球?我被害死了

網易體育:你之前參加很多綜藝節目嘛,有一個點也一直被外界說到,就是你說的你為女兒選男朋友的標準,必須在上海能夠買得起房子,這是真的么?

范志毅:其實父母都像我這樣的,有女兒的想法都是我一樣的,兒子的也不能丟臉嘛,租房子結婚也不可能,不能這么差。首先,中國是傳統的國家,不至于發展到2020年還發展到還需要老爺子去定這個男朋友、那個男朋友。我就說了我女兒現在有的這個房子也不比別人想買的差。

女兒擁有的房子不比別人想擁有的差,我就這樣說了,你們自己去理解。

很多媒體都在斷章取義。我的意思是,作為父親是這樣想的,不管房子大小,有個房子能夠安定下來,租來的話,不管男的還是女的都是沒有家的感覺的,我們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直漂泊的。

p.p1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4.0px 'Heiti SC Light'; color: #ffffff}

李思明 本文來源:當事人 作者:成金朝 責任編輯:李思明_ BJS2696
分享到:
跟貼0
參與0
發貼
為您推薦
  • 推薦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時尚
  • 科技
  • 軍事
  • 汽車
+ 加載更多新聞
×

你的word技巧足夠強大了嗎?

熱點新聞

態度原創

閱讀下一篇

返回網易首頁 返回體育首頁
gav成人网_久久re热这里只是精品_强奸乱伦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